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对话迅雷陈磊:在企业市场,解决刚需也难有丰厚利润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7-07-04 10:03:4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 以前都是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行业去变革和更新传统行业,未来是传统行业的企业带着正常的商业逻辑进入互联网领域,然后让互联网领域变得更健康。

 

751165206

迅雷CEO陈磊

钛媒体注:以企业为用户的产业互联网,正在呈现与消费互联网完全不同的运行规律——免费、补贴、流量、入口、关系链等经过消费互联网多年验证的手段,在产业互联网竟然都不那么灵验了。

产业互联网的游戏规则是什么?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?可能现在谁都不知道答案,但我们至少可以不断提出问题。

2017年,钛媒体将会密集访谈产业互联网的大咖风云人物,由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刘湘明领队,探寻问题的答案。

此次钛媒体对迅雷新任CEO陈磊的专访,系钛媒体“产业互联网访谈系列”第四篇文章(第一篇专访腾讯社交事业群总裁汤道生《独家专访汤道生:腾讯如何进入一个全新市场》,第二篇专访阿里云总裁胡晓明《独家专访阿里云胡晓明:产业互联网,什么为王》,第三篇专访阿里钉钉CEO无招《在钉钉点一下,就可以分享别人先进的管理方式》)。

云加速服务提供商迅雷最近宣布,联席CEO陈磊将出任迅雷CEO和董事,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。而创始人邹胜龙继续作为董事长,关注于公司战略布局,包括AI在内的云计算产品和技术创新以及战略投资。

陈磊于2014年加入迅雷,担任CTO,负责云计算业务;2015年11月,开始担任迅雷联席CEO。在加盟迅雷之前,他担任腾讯云总经理和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。

陈磊是一个商业领域的思考者,永远都在商业、技术和数据之中打着滚地思考,所以他的很多想法很前瞻,但也非常接地气。

按照陈磊的说法,“迅雷在鼎盛的时期是一个很前卫、很前沿的互联网公司,今天的迅雷是一个小公司,小公司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必须形成高度的共识,集中你所有的资源你才有机会。”

所以他到迅雷后,很快选定了一个开脑洞的产品“赚钱宝”,结合原来迅雷P2P的基因,整合大量闲散的上行带宽,迅速杀入原来基本格局已定的CDN市场,掀起一轮残酷的价格战。因为太受市场欢迎,这款售价278的智能硬件,在京东上都是上货秒杀、常年无货的状态。

在陈磊看来,赚钱宝能做的事情远不止是一个共享上行带宽的小硬件,“这其实就是个Linux server,除了做CDN之外,是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云计算的。”这种概念现在也被称作是“雾计算”或者“边缘计算”,AWS等巨头也已经开始试水跟进。

在迅雷的收入结构里,传统的加速付费用户收入的比重一直在下降,而以云计算和网游为主的互联网增值业务的发展很快,收入从2014年的3178.9万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4992.9万美元,收入占比也从2014年的23.4%上升到了2016年的31.8%。

对于迅雷的未来,陈磊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这些基于产业和实践的分析过程,相信对很多人也是有益的:

  • 好的战略应该是走在时间的正面。
  • 客户买的是铁,你卖的是铁矿石。用户买铁矿石的时候,看的就是性价比。
  • 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的急剧上升,今天的中小企业家,他的思维已经变了,原来靠雇人去解决问题,今天觉得可以靠买软件去解决问题,这种思维方式会越来越成为主流。
  • 在中国,你拿一个优势产品去带动一个劣势产品,这个好像叫运营,不叫垄断,不叫恶性竞争。在这种恶性竞争的领域里面,有些问题没办法用技术的手段去解决,因为可以用钱和已有的流量来让你的创新领域没钱挣。
  • 以前都是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行业去变革和更新传统行业,未来是传统行业的企业带着正常的商业逻辑进入互联网领域,然后让互联网领域变得更健康。
  • 和共享这个词沾边的东西有点太多了,有的就是租赁。我们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共享,这赚钱宝是用户的,带宽是用户的,电也是用户的,家里摆的地方是用户的,除了赚钱宝之外其他东西都是闲置的。

钛媒体:为什么会选定CDN作为你们进军云计算的开始?

陈磊:迅雷一直在转型,但是转型核心的问题是要有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好战略,什么是好战略?第一、好的战略应该是走在时间的正面,是整个行业、社会都会推动这件事情往前走;第二,这个战略需要的所有参与者都应该得到好处,大家都希望你成功;第三、得跟你的核心竞争力比较近,否则没有优势建立不了护城河;第四、执行起来没有那么困难,难度小。

我们在第四点上其实没想到,行业变化这么大,但是我们在选CDN这个行业的时候,这四条都是符合的。因为我们用共享经济的方法,用赚钱宝去做CDN,2015年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赚钱宝用户的平均上行带宽是2M,今天已经到8M了,但这个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,这个是行业、运营商的功劳,是用户自己买的带宽越来越大,下载速度越来越快,资费在降,总理在号召资费降,整个社会在推动我们这种模式的发展,技术的难度大幅度变小。

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,比如说4K高清。今天 4K高清在中国难以普及是因为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,但是早晚会来,因为电视厂商受不了,电视厂商的电视越做越清楚,越做越大,但上面没有4K的内容,画面看着就不舒服,这个事情是挡不住的。4K高清的到来的结果会使整个带宽工业的需求会乘4乘8在往上翻,VR今天虽然有一个泡沫,但也是早晚会来的。所以整个的需求也在推动这件事情发展,一定是时间的正面。

第二、我们做的共享经济的方法,用户是受益的——本来上行带宽就没用,现在还能赚点钱。我们进来之后,整个行业的价格现在降到原来不到一半了,视频网站,也就是我们的客户,大幅度的得到了好处。

第三,离迅雷的核心竞争力近,因为赚钱宝是P2P的技术为原点,迅雷在这方面的确是有优势的。

第四,我们进来的时候,CDN行业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行业,当时没有互联网公司关注这个事情,我们在2015年讲这个行业“贵黑乱”——就是资费特别贵,暗箱操作特别多,定价的策略很混乱,最后倒霉吃亏的是客户。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2015年我们进入了之后,大量的竞争对手企业进入,行业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非常红海的一个买方市场,这个是我们当时没有想到的。

所以在我们定战略的时候,这是一个合理的战略。今天这个市场已经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市场,竞争比较恶性,大部分的企业都是亏着本在做。我们是有一个技术能够去解决成本的问题,当然,我们的技术也在被市场接受的过程中,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很大压力,但是我们有信心我们最后能胜出,因为我们的确采购成本是非常非常低的,而且已推出产品的技术水平在行业内已经是比较高的了。

钛媒体:你们提出来共享经济云计算的这个概念,包括赚钱宝出来之后大家眼前一亮,这个动议最早是怎么出来的呢?是跟迅雷原来的商业模式自然演变过来的吗?

陈磊:挖矿这个事早就做了,但我们一开始是用PC挖矿。后来曾经想过用路由器挖矿,但是那个项目失败了,我进公司的时候已经关掉了。用共享经济的方法去做云计算,是我进入公司之后做的。早期我们想的更多的是用P2P的方法去做CDN,因为有一个点就是迅雷看看(迅雷的视频业务),这个业务用的技术里面很大一部分是靠P2P去提供的服务,所以他们就想到能不能把这个技术拿出来卖钱。

但要用用户的上行带宽,PC机是有问题的,核心的问题是费电,挣的那点钱还不如电费,还有污染和噪音,还必须开着电脑,不能进入休眠状态,还有安全问题等等,所以我们主动就把在PC上做挖矿这件事情关掉了,然后把它转换成用一个智能硬件的思路。在这个智能硬件上,我们下了挺大的功夫,PC所有的缺点都要解决——赚钱宝实际运行的平均耗电量大概是3瓦,PC是200多瓦,同时它还是一个特别安静的放在那儿永远不用管的硬件。做出来之后,我们发现这就是个Linux server,那除了做CDN之外,还是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云计算的。

这种更加分布式的计算架构,能不能替代今天的云计算的架构?技术的发展一定是往这个方向。我们看到VR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越来越普及,计算的复杂度和需求会越来越高,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兴起,给整个计算行业会带来很大的挑战。无论是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,其实都很适合于非常分布式的计算。

今天的人工智能处在计算技术处在初级阶段,所以它反而比以前更集中,需要买一台带七八个GPU的设备。现在是用这样的方法,未来一定是用更多的设备,用更并行计算的方式去做这个计算。

我们这种计算的模式,应该是社会未来发展的方向和趋势,一定得有一家公司去解决计算成本的问题。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个社会上闲置的计算设备用起来,同时也环保,环境问题也是我们要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钛媒体:刚才你提到P2P,谈到未来的这种弱网连接的计算,那从技术来讲,现在赚钱宝的模式跟当年的P2P,包括之前的网格计算有什么区别呢?

陈磊:和网格计算区别还是挺大的,主要在网格计算那个时代,计算的组织方式和计算设备的分布和部署这两个角度时机不成熟,所以网格计算在很短一段时间里面就销声匿迹,我觉得是在时间点上有问题。网格计算得有用户土壤,否则怎么形成庞大的网格呢?今天的物联网,就是让这个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。

基于智能硬件的共享经济云计算有着开机时间稳定、分享更加主动的优点,因此加速性能也是稳定、高质量的;而传统的P2P所利用的用户客户端节点往往运行时间不稳定,自然加速性能也不可控,比较被动。

钛媒体:按照你的设想,作为一台Linux Server,赚钱宝还能在云计算领域做什么事情呢?

陈磊:有一些领域其实很容易做,甚至比CDN还容易,比如说Hadoop,离线计算,大量的离线计算都是可以比较容易的在高频发的场景下去实现的,比方说渲染,一部电影拍完了以后云渲染,你像科学研究,基因的分析等等,应用场景挺多的。

钛媒体:就是说,最好的场景是高并发的?

陈磊:高并发,实时性要求低的就更好实现,因为CDN的实时性要求很高,实时性要求比较低的就更容易实现。机器学习在学习阶段是一个离线操作,这个过程计算量是非常大的,比你真正把学习好的这个算法拿出来做决策的时候计算量还大,所有这些计算都是可以在赚钱宝这种设备上去做的。

钛媒体:现在赚钱宝的计算能力是一个什么量级呢?

陈磊:赚钱宝现在是一个4核的,512M内存,然后是8GB的闪存,相当于一个中高端的安卓手机。但是因为他跑的是linux,所以他的负载没那么高,能够拿出来用来计算的资源更大一些。

钛媒体:这种更加分布式的共享经济式的云计算算是一个跨越式的技术,你觉得未来还有哪些地方有可能产生一些这样的技术?

陈磊:我们把这个计算方式叫做雾计算,跟云计算最大的区别是云是在天上,他真在天上,在IDC里。而雾在你身边,所以叫做雾计算。今天行业里面已经在讲了,亚马逊也开始做这些事。但这个词是在我们做这件事之后才冒出来的,也叫边缘计算。未来它是应该跟云计算是一个相互补充相互支撑的关系。

钛媒体:现在整个云计算慢慢已经成为一个巨头的战场,就在巨头的夹击下面,你觉得迅雷的机会在什么地方呢?

陈磊:机会在技术创新,你没有技术创新,你凭什么打得过这些巨头呢?但是2B领域的技术创新周期是很长的,即使是亚马逊,它整个云计算的发展周期也经历了好多年。我跟华为的前辈交流,华为是2B企业里面做得最好的,盈利的过程也是需要时间的,关键是你能不能活到那天。

钛媒体:刚才谈的是战略,现在这个云计算市场,你觉得在巨头的夹缝里面还有哪些机会呢?

陈磊:传统行业的企业越来越看得清楚了,以前他们是学习互联网,看到的更多是商业模式的问题和思维方式的问题,今天大家看到的是技术革命可能会给整个传统行业带来的冲击,所以有实力的公司都已经在布局,要把自己变成技术上最强大的公司。

实际上这里面有很多新的问题要解决,传统行业对人工智能、大数据,甚至在一些领域里面可能会创造出新的技术来,所以我预测会有一拨新的技术创新,在这个新的技术创新前沿里面去探索,实际上是有机会的。传统的IaaS、PaaS也好,甚至很传统的SaaS服务也好,今天的机会可能都变成大公司的机会,但是即使是大公司,在这些机会里面也很难获得很好的商业利润。

钛媒体:为什么呢?

陈磊:因为客户买的是铁,你卖的是铁矿石。商家解决的是两个核心问题,第一是质量问题,第二是价格问题。用户买铁矿石的时候,看的就是性价比,但是你怎么能够去卖出利润来,一定是用创新的技术去解决今天没有解决的商业问题。所以今天是一个在2B领域技术创新的大时代。

人工智能等这些技术,今天应用到2C领域其实是有困难的,一个是在一些典型的场景里面,比方说搜索、电商广告,这些技术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了,找到新的适合2C的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,今天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。还有就是整个互联网的市场发生了变化,为什么说到了下半场,还有一句话是人口红利没有了,实际上本质是购买用户的成本已经高到了可能赚不回来的地步。

我前一段时间看了印度市场,印度市场虽然在互联网的使用情况上很像几年前的中国,但是我觉得已经没有人口红利了,因为对这个印度市场的竞争特别激烈,互联网公司都进去砸钱,去抢用户,而ARPU值很低,所以有没有人口红利其实跟互联网发展的阶段没有直接的关系,而是跟互联网领域的竞争有直接的关系。

如果是我选的话,更好的机会是在2B领域。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的急剧上升,今天的中小企业家,他的思维已经变了,他原来靠雇人去解决问题,今天觉得可以靠买软件去解决问题,这种思维方式会越来越成为主流。今天整个社会的最大机会都是在怎么去帮助各种各样不同的企业,通过技术的创新去解决他的商业问题。这个机会就像十年前,我们在2C领域看到的很多很多的机会是一样的。

而这样一个机会,其实不太容易,不像2C的那些领域容易出现寡头。因为每一个2B的领域,都有他的独特性,所以实际上给创新创业的公司带来了很多的机会点。

钛媒体:我看你们的客户还集中在互联网领域——直播、视频,怎么去跟这个大的趋势去结合,有考虑吗?

陈磊:我们今天的思考还不成熟,还有一点就是公司要聚焦,一个公司要形成共识。迅雷在鼎盛的时期是一个很前卫、很前沿的互联网公司,今天的迅雷是一个小公司,小公司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必须形成高度的共识,集中你所有的资源你才有机会。行业里面缺的不是机会,行业里面缺的,是你能不能抓住这些机会,关键是你这个公司的执行力,有没有高度的共识,能不能协调一致的去作战。迅雷这样一个有非常辉煌的历史和成功经验的公司,这一点不容易做,也是他背的一个包袱。首先是要去改变这个局面,然后形成全公司的战略共识。

钛媒体:我看赚钱宝现在还有人去各种改装,感觉你们是故意要把它做成一个开放的产品是吗?

陈磊:我们希望这个产业热闹起来。我们今天面临的挑战,不是有人来跟我们竞争,而是我们自己独立支撑不了这么大的技术创新运动。我们希望整个产业能够有更多的人参与。

我们后面想做的事情是硬件开源,把做赚钱宝变成一个很多人都能够参与的事。我们现在有一个SDK,你可以用这个SDK做任何的软件,这个软件可以跑到赚钱宝上,你可以把它发布到赚钱宝上,可以调动几万台设备来做你想做的这些事,免费的。

总会有一个拐点,到了这个拐点以后,你有这么多免费的计算资源,总会有人想到办法用。

钛媒体:将来这套体系的安全性会不会有很大的挑战?

陈磊:安全性有两部分,一部分是这个设备对用户的内网有没有安全威胁,第二个问题是企业的数据到了这个设备上会不会受到攻击。从用户的角度来讲,赚钱宝是个专用设备,不像PC,它的操作系统是高度裁减的,功能尽可能裁减,开的端口尽可能少,所以攻击就没那么容易,比PC机手机要安全得多。第二、破解它给用户带来的伤害也很小,因为他不是路由器,只是是网络的一个从属设备,他跟其他设备是平级的,平级设备之间互相进行攻击是有难度的,其实现在智能路由器的安全隐患要比赚钱宝大得多。

从企业的安全角度来讲,最重要的是数据的分散。当你把计算的颗粒度做得特别细,把计算分散到几万台设备上去的时候,每一台设备上的信息对你安全的威胁已经变得很小了,同时在整个传输过程中加密,然后在计算过程中,再把数据还原。有可能通过某种手段去把内存里的数据抓取出来,但是一旦这个设备受到了攻击,我随时可以抛弃掉,因为有太多的设备了。这还不像入侵一个机房,然后侵占一台内网设备,你就被一网打尽了。

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怎么说服企业用户,用一种新的方式,用一种新的安全架构去保护你的数据。这个也是雾计算未来面临的挑战,就是要过这个门槛,有一个拐点。比如CIA最终用了从私有云走到了公有云,就标志着公有云过了拐点。实际上,雾计算也会在某一个时间点过了这个拐点,大家甚至会发现原来雾计算比云计算更安全,你看被拖库的,不都是传统云计算的架构吗?

钛媒体:你们现在的调度程序是跑在什么地方,一个中央服务器上?

陈磊:调度程序是跑在中央服务器上。调度程序其实会越来越复杂,复杂到变成人工智能了,我们的工程师已经不知道他为什么是这么调度的,但是他调度的结果就是好的。工程师只是加了各种各样的规则,然后规则足够多了以后,到底哪条规则优先级高被触发,已经很难分析了。

钛媒体:未来调度程序,会不会面临一些巨大的升级和什么挑战呢?比如搞一段时间之后,发现越来越慢或者什么样的问题?

陈磊:对,计算规模在上升的时候,我们很有可能需要彻底的去改变。但是现在可以用灰度的办法做到这点,我们的研发是小步快跑的文化。我的理念是技术是在运营中产生的,所以我们做的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变化。我本人特别讨厌推翻重来的这种做法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系统都是可以优化的,推翻重来在软件工业里面发生的非常频繁的主要原因,并不是因为原来的这套技术彻底过时了,而是因为你原来这套代码没法维护,代码变成了一堆面条。

 钛媒体: CDN算是互联网比较腐朽的领域了。你觉得除了CDN以外,互联网领域还有哪些地方存在很大的改造的空间,腐朽指数比较高?

陈磊:今天的商业结构其实给一些领域的创新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

互联网领域的大公司垄断,造成的结果是大家在扩张规模的时候不计成本,特别是2C这个领域,实际上就产生了病态的竞争,现在这个病态的竞争已经到了2B的领域。

 所有的这些不合理的产业,本质上都是垄断,垄断的时候你可以享受非常大的利益,这是用户没有选择权带来的。所以创新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呢?是自杀式跟随,本来我是创新的,我有自己的商业逻辑的,但就会有人进来,说我比你钱多,我也不想挣钱,我就想把规模做大,把你搞死,这样就把这个行业整个商业逻辑破坏了。像共享单车,看着很好的创新,但很快这生意就变得很难做了,所以垄断是一定要打破的。如果当初美国不是要把微软拆成四家公司,今天的互联网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情况,大家还在用很传统的网站。

在中国,你拿一个优势产品去带动一个劣势产品,这个好像叫运营,不叫垄断,不叫恶性竞争。在这种恶性竞争的领域里面,有些问题没办法用技术的手段去解决,因为可以用钱和已有的流量来让你的创新领域没钱挣。

随着更多的传统的企业进入这些领域,我觉得反而对互联网来说是一个好事。我其实挺看好像平安这样的企业,进入技术领域,互联网领域,因为他们有很正常的他们信奉的商业逻辑,而且体量足够大,不会被恶性竞争搞垮。以前都是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行业去变革和更新传统行业,未来是传统行业的企业带着正常的商业逻辑进入互联网领域,然后让互联网领域变得更健康。

钛媒体:那你觉得互联网领域的垄断是不是跟整个行业的特性有关,像美国也是这样,现在四家巨头。是不是因为互联网本身就很难形成区隔的壁垒,特别容易一马平川?

陈磊:总会有一个企业在一个领域里胜出,但是你在这个领域里胜出了之后,你不能拿这个领域的优势去掩盖你在其他领域的短板。当一个公司在一个领域胜出之后,他可以通过模仿就能够在其他所有的领域都胜出,这就是一个恶性的竞争环境吧。

在这一点上,国际竞争环境相对来说是比较理性健康的。比如说社交领域,其实在美国,用户用的社交app的数量是很大的,很多很多知名的社交app都在,虽然Facebook的体量是绝对最大,但是并不代表其他的像Instagram这些就活不下来。中国你看不到这样的情况,即使在这一个领域里面也有细分市场,他也会用垄断的优势去占有这个细分市场,这都是不合理的地方。

钛媒体:CDN这个领域,你们在做雾计算也好,边缘计算也好,为什么其他对手没有跟进呢?

陈磊:因为还比较难,你跟进的越晚,你的代价越低,然后因为你有很强的优势,你有垄断地位,所以今天的巨头可以选择晚跟进,看准了再跟进,这个从今天的市场格局,和今天的垄断性市场这个角度来看是聪明的做法,但不是对社会最有价值的做法,这会造成一些挺重要的创新发生的时间变晚。

你看很多技术的核心创新今天还是在美国发生,我不觉得是中国人看不到,中国肯定有创业者看到了,但是他的力量薄,大公司不愿意在那么早期跟进。美国的这些技术创新都是谷歌、Facebook去引领的,他们在很早的时间就看到了,或者投资,或者收购,或者自己去做,因为他的紧迫感要比一个趋向垄断的市场的紧迫感要大,他一旦丧失了机会他就没办法去竞争了。中国的这个市场不是这样的,大公司的心态,都是想赢怕输,看不准的事我们先不做。创新不容易,在中国创新真的是不容易。

钛媒体:共享经济现在都遇到一些瓶颈,包括今天的Uber CEO下课,你觉得未来像迅雷共享的这个模式,有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瓶颈?因为共享经济不管是Uber、Airbnb,规模大到一定程度,就有很多问题出来了。

陈磊:我觉得还好,就是我们不给政府添麻烦。你看共享单车也好,共享汽车也好,可能是因为跟生活贴得特别近,所以可能会带来人身安全问题,乱堆乱放市容问题。我们是安安静静躺在用户家里的一个设备,然后把用户真的把没用的东西拿出来去使用,也不占社会资源。

其实和共享这个词沾边的东西有点太多了,有的就是租赁。你一旦租赁了就会遇到挺多的问题——财产安全问题,偷盗、毁坏。我们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共享,这赚钱宝是用户的,带宽是用户的,电也是用户的,家里摆的地方是用户的,除了赚钱宝之外其他东西都是闲置的。我们将来可能会去做手机,也不用赚钱宝了,你拿个手机,我给你重装个系统,变成Linux的,就可以当做赚钱宝用。

钛媒体:去年在ITValue三亚的会上,你讲的第一点就强调运营,运营现在跟迅雷的研发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?什么样的人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运营人才?

陈磊:我们小时候有种人——他拿个收音机,也不一定真的学过,但是出了问题他真的能把他修好,运营就是这种人,就是有分析问题、找问题的能力。通过现象能够快速地找到问题,我们今天是有一个团队,每天去分析客户的质量,我们的质量稍微下降一点,他就能够去分析出来问题出在哪儿,当然背后有很多的数据去支撑支持他。善于去找到问题产生的原因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

好的运营人员和一般的运营人员的区别是什么?好的人他看一个图的时候,脑子里马上就会闪现出这个图背后的逻辑,就能够去联想这个异常产生的原因,也知道该找什么,这个就是运营的本质。

钛媒体:整个消费互联网的游戏规则大家都很清楚了,从原来流量、入口到现在社交关系。你觉得产业互联网未来的游戏规则会是什么,什么东西会成产业互联网的核心?

陈磊:这是一个挺难的问题,把我问住了,我没有想过。

我想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真的能够给企业创造利润和价值,比2C的生意要复杂得多。我们看今天做产业互联网的一些企业,他站在企业的外面去做,只能做那些knowledge worker的这些app,刚需性的,这个将来可能会是一个高度激烈竞争的市场,而且很有可能做不出太高的利润。真正有价值的,是能够通过高科技的手段——人工智能大数据,去跟企业经营本质的逻辑相结合,这个才是真正的价值和方向。

比如直播这个产品,它是个工具,人们现在不认工具的价值。能不能把它变成解决方案?比如一家美容院,他们在互联网上获客成本是300块钱,你敢不敢直接把付费用户150块钱一个卖给他们?客户不用管你是怎么做到的,你可以告诉他用直播的手段,直播本来就是一个转化率比较高的一个营销手段,然后前面怎么引流什么这些你都不用管了,我就是给你150块钱一个付费用户。这个生意肯定好做,只要付费用户的获取成本比他自己的低就好。

用户要的就是最终那个对他有价值的结果。谁能交付这个结果,谁就能够获得这个产业的规模,同时能够持续的在竞争中,利用各种工具——人工智能也好,大数据也行,直播的方法也行——越做越好。但是你一定要做一个解决方案,不能是整个方案中的一个小的步骤。把这个解决方案拼起来的复杂度太大了,客户不一定有这个能力,你想要的收益,这个就是今天这个业务的难点。

未来2B市场上一定会涌现出一系列专业的公司,就是做business as service,我就是能给你带来生意——不一定是从互联网上获客,也可能是给你产生更好的商业结果,降低你的成本。今天要去做一个产业互联网领域创业的公司,你就是要下定决心,要做解决方案,然后坚持积累沉淀,你就能沉淀出别人没有的竞争力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) FASGASGA


发帖论坛发广告论坛www.466c.com

微博粉 www.weifenyi.com

浏览 (272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图片
脚注信息
Copyright - 2011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微博粉丝网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   粤ICP备 16111054号-1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3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400-999-3823  
联系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展望数码 创航国际集团   邮政编码:510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