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引粉丝-微博易

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重返港股,资本市场无法低估百度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3-20 01:16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百度返港股,是众望所归。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百度回港二次上市进入倒计时阶段。

3月17日晚,百度公布全球发售价,国际发售与香港公开发售的最终发售价均为每股252港元。

本次募资主要用途包括:持续科技投资,并且促进以人工智能为主的创新商业化;进一步发展百度移动生态,进一步实现多元变现;流动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,以支持公司的业务营运及增长。

美国的中概股自2019年11月开启返港上市之旅,短短一年多内,先后有阿里、网易、京东、华住、中通等公司返港上市。

对于中概股回归潮潮,一些专家称,深层次的原因是美股市场对中概股也存在一定的偏见,估值普遍偏低。毕竟,异国他乡的人们对于本土企业的了解可能也只能来自于报告或报表,不能亲身感受到企业的魅力所在。

据清科研究中心的统计,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,中企赴美上市数量达到229家,但按照香港联交所的相关规定,符合回港条件的中概股,都应是行业头部公司,数下来也不过30余家。

百度返港股,是众望所归。

第二增长曲线

2020年,百度度过了二十岁生日。在两个“十年”的成长和跨越之中,百度曾反复寻找帮助自身穿越周期的“第二增长点”。

回望2000年,李彦宏留美归国,带着核心专利技术“超链分析”成立了百度。

在日后接受采访时,他回忆,“当初创立百度时,我不知道搜索引擎能赚钱,只是觉得这个技术很酷,而我懂得这门技术,它又对很多人有用。”

正是因为有了技术门槛,百度成立两年后,很快就占据中文搜索引擎市场的80%,国内本土先后有人想切入搜索引擎市场,但都没有出现日后“千团大战”“共享单车资本大战”“社区团购”这样一窝蜂创业的情形。

钛媒体此前采访过的一位搜索业内人士曾道出其中的真相,“我们杀入后没多久,才发现一切都要从头开始,尤其是技术研发,需要巨大的投入。”

彼时,国际上还有另一家搜索引擎公司Google对中国虎视眈眈,它于2006年宣布入华,还为此专门起了个响亮的中国名字“谷歌”。2010年,谷歌还是黯然退出中国,彼时,国内的搜索市场上,百度占据75%,谷歌仅为百分之十几。

看起来,那时的百度,在中文搜索引擎市场上,一家独大的地位已经坚不可摧。然而,2010年的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,如果说PC互联网的搜索引擎是一个完全开放的世界,但到了移动互联网阶段,越来越多的信息被圈定在一个个独立的APP中,形成孤岛,这对于百度而言,将是全新的挑战。

而且,搜索引擎技术到了2010年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已经在往AI方向迭代,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第一代搜索引擎技术依靠“词频统计”;第二代则为“超链分析”,用别人的引用来证实内容的全面性和相关性;2010年前后,搜索引擎技术演进到AI,机器学习的作用越来越重要,它让互联网的内容更容易被发现。 

百度在返港招股书中描述:“AI转型源于2010年”,与2010年的AI搜索进化不谋而合。但就是这个自然的技术演进路线,无意中为百度未来的发展找到了一条“第二增长曲线”

“第二增长曲线”由英国管理思想大师查尔斯·汉迪提出,一切事物的发展都逃不开S型曲线,此为“第一曲线”,但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面对增长极限的压力,所以一定会掉头向下,企业要获得可持续增长,是在第一条曲线消失之前,开辟一条新的S型曲线,也即是“第二增长曲线”。

百度于2005年8月5日赴美上市,给国际投资者讲述的是一个“中国版Google”的故事;到了2021年返港的今天,它的第二增长曲线——AI价值已经凸显,此时的百度,已是全球为数不多的“AI全栈”公司:包括AI芯片、深度学习框架、核心AI功能及开放式AI平台以协助广泛应用及使用。

全球范围来看,百度已经成为 AI 专利最多的中国公司,截至2020年8月,其专利数达到2682件。
12

2截至2020年12月31日,按累计拉取请求计算,百度的深度学习框架“飞桨”全球排名第二,仅次于FacebookPytorch;截至2020年12月31日,按开发者数量计算,百度的开放式AI平台拥有超过265万名开发者,是中国最大的开放式AI平台。

这些都意味着,昔日在百度内部的AI星星之火,今日已呈燎原之势,是时候以AI的方式来重估这家公司的价值。

返港的底气

2018年4月30日,香港联交所革新了上市制度,允许“同股不同权”的新经济公司、未产生营收的生物科技公司在港股上市。

港股的这一举措立竿见影,随后,美团、小米这样的新经济企业以极快的速度完成港股IPO。同时,这波改革也利好了港股的二次上市。

据携程前CFO武文洁透露,“香港监管机构2017年底修改了条款、2018年开始实施”,具体要求有:

  • 第一,所在产业,为创新产业企业。
  • 第二,在英国、美国等市场监管比较健全的市场,连续上市满两个财年,且记录良好。
  • 第三,对市值有要求,至少超过400亿港币,或者100亿港币+收入10亿港币。

高盛公司基于中概股每家公司的总市值测算,符合返港的中概股公司达到41家,加上同股不同权后的市值测算,剩下32家中概股符合反港二次IPO的条件,百度赫然在列。
56

招股书显示,百度在2018年、2019年到2020年三年里,总营收分别是1022.7亿人民币、1074.1亿人民币、1070.7亿人民币;经营利润分别为155.3亿人民币、63亿人民币、143.4亿人民币;净利润分别是275.7亿人民币、20.5亿人民币、224.7亿人民币。

在收入构成上,百度将其划分为“在线营销服务”和“其他”两大类业务。

2018年至2020年在线营销服务相关收入金额分别为819.12亿元、780.93亿元、728.4亿元,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80.09%、72.7%、68.03%,比例较高,不过总金额和占比开始呈下降趋势。
68

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百度的主要收入来源依然聚焦“在线营销”。但资本市场看一家公司的潜力,聚焦的是那些真正拥有增长空间的业务,包括智能云、AI业务等。

“目前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领域,全世界都还处于发展初期,现在肯定是砸钱的阶段,而百度起码还有原来商业模式中的广告收入,可以给AI智能不断输血,目前看来还是良性发展、未来可期。”

钛媒体通过财务报表发现,百度近三年的研发投入逐年增加,且比例不低,2019年研发费用达183亿,占公司营收的17%;到了2020年为195亿,占公司营收占比18%。

据公开资料,阿里巴巴与腾讯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是9%与7.3%。

国际范围内,据欧盟委员会公布的《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》,在全球研发投入靠前的科技企业中,三星、谷歌、大众、微软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在7.2%、14.5%、5.7%、13.3%,而百度近三年的研发支出占比始终维持在15%~18%。

微软的创始人比尔·盖茨说过,人们有时会高估未来一两年的科技发展,但往往会低估未来五到十年的科技发展,百度自从笃定了AI,并在研发上持续砸钱,也最终看到了成果。

以自动驾驶业务为例,坚持科技投入的百度早在2013年就已入局。当时在国内,互联网公司做这件事,显得与主营业务不相关,实际运作中也等同于“开荒”,因为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参考,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。

虽然国际上,唯一能对标的Google,在2009年便探索无人驾驶,但因产业环境不同,它的经验也无法复制到国内。

据百度集团副总裁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回忆,在2016年时,他和团队也产生过迷茫,“大环境让不让自动驾驶这个项目继续下去?”很快,这个疑虑就被打消,李彦宏对自动驾驶的研发投入还是比较坚定的,他在一次高管会上说,“这件事(自动驾驶)做了这么久,还没有完全商业化,那我们就再做六七年再说。”

2017年,“依托百度公司建设自动驾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”被列为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榜首;2020年3月,全球知名调研机构NR将百度列入全球自动驾驶领域“领导者”的评级。

百度旗下的自动驾驶平台Apollo也渐入佳境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,Apollo累计测试里程达430万英里,持有199块中国自动驾驶牌照。同时,百度已与10家领先的汽车制造商签署战略协议,通过Apollo自动驾驶服务(包括百度高精地图及自主泊车服务)为其赋能。

百度的市值空间

互联网价值思想家尹生评价,百度作为一家国内专注AI、目前在AI领域最领先的公司,应该发挥智能经济“布道者”的作用,同时,他认为,“决定百度估值能否达到千亿市值量级的,一定是人工智能。”

今天,百度公司已经从过去的“搜索引擎公司”转变为“AI生态型公司”,但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,搜索引擎本质上是一个人工智能产品,搜索引擎的进化史,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进步的缩影。

从用户层面看,用户通过“关键词”表达他的需求,计算机先分析用户到底在找什么,然后再提供对应的答案;从计算机的角度来看,AI也在训练计算机像人一样思考,这样的人机交互从一开始就涉及到自然语言处理、自然语义处理等AI要素。

搜索引擎的底层技术迭代到AI阶段,其实就是把排序算法逐步从基于经验总结的人工规则,过渡到基于大量标注样本的机器学习模型,内容分发方面,则通过推荐算法,把优质、权威的内容推送给亿万用户。

所以,今天大家使用的“度娘”,已经是一个人工智能的搜索引擎,搜索结果的优化和满意,都在考验人机交互能力。

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百度近十几年的研发投入,目标就是让机器智能逐步接近人的智能,在这过程中,搜索仍然是最主要的应用方向。”

目前,围绕搜索这个基本盘,已然形成百家号、智能小程序、托管页为主的三大移动业务支柱,他们是百度营收的主要来源;与此同时,作为“第二增长曲线”的AI业务经过深耕,也初见成效,百度的AI业务尤其以小度助手、百度智能云和自动驾驶为代表。

小度助手是百度语音搜索的集大成者,它布局的是万物互联时代,这种新型的交互方式,有望成为AI时代的智能入口,这也奠定了小度助手的基础能力,从家庭泛化到各种场景,在智能家居、智能穿戴、车载、智能客户、移动通信等领域都有应用。

官方数据显示,2020年12月,小度助手月语音交互总次数达62亿次,小度助手第一方硬件设备月语音交互次数达37亿次,比去年同期增长66%。

布局云计算被视为一场马拉松,在目前众多企业拥抱数字化的大趋势下,百度智能云的价值也在凸显。据中泰国际发表研报称,截至2020年底,在百度云基础设施上运行的Baidu OSChina是中国最大的开源活动开发平台,全球位列第三。

全球知名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认为,百度智能云对于同时寻求具备大型开发社区和全栈AI功能的公司与开发者来说,是理想的选择。

百度智能云的亮点在于与AI深度绑定后的智能化解决方案,凭借着差异化产品和解决方案,让百度智能云在当前与AI技术结合最为紧密的交通、金融、城市、制造、能源等多个重要赛道迅速获得市场,并显示出它的变现能力。

百度的最新财报显示,2020年Q4百度智能云营收同比增长达67%,较二三季度进一步提升,年化收入约130亿元。

与小度助手和百度智能云相比,自动驾驶这张王牌在百度的AI业务中更显得耀眼。

2021年百度宣布造车,并成立了集度汽车公司。从搜索巨头到汽车行业“外来人”,外界看来百度再次完成了全新的跨越,而百度为这番跨越准备和投入了多年。

出行行业是AI最早的应用场景。AI技术,让汽车从“一次性交付的机器”,发展成为可无限迭代的“智能硬件”,因为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提前布局,使得百度在这一波互联网造车的风口中,显示出优势。

首先是在2018年7月,百度就发布了小度车载DuerOS,这是一个面向量产的车联网解决方案,最快只需30天就可以将传统汽车“一键升级”为智能汽车。

其次,百度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已经成为全球涵盖产业最全面、最强大、最具活力的生态,具有“全栈车路云图”的优势,它涵盖自动驾驶、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三个领域的能力。

知名的国际投行瑞穗给予百度Apollo的估值已经达到了400亿美金的估值。截止今年2月底,有超过21家券商为百度智能驾驶业务单独估值,中金甚至对Apollo给出了539亿美元的估值。中金分析师在其研报中称,长期来看,Apollo有望接棒下一级业绩增长动力引擎。

今日返港的百度,已不是那个“少年”,21岁的它敢于突破自己的习惯性动作,自我迭代出这样一个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竞争力的百度,并将这种能力从搜索引擎泛化成智能社会的AI新基建,这应该是它最有潜力的市值空间。


新浪微博粉丝 www.weifenyi.com

抖音粉丝网 www.weifenyi.com

浏览 (56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脚注信息
Copyright - 2011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 微博粉丝网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   粤ICP备 16111054号-1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3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400-999-3823  
联系地址:深圳市龙岗区坂田微粉易网络工作室   邮政编码:510500